【Underfell】No Light——But You(6)

*520快乐!

*Fell骨兄弟注意。

*Fell来到地上的设定注意。

*↑应该说的就是和平线结局注意。

*人物OOC注意。

*有抖M倾向的衫但不完全M。

*有抖S倾向的帕但不完全S。

*这篇有污。

*这篇有污。

*这篇有污。

*重要的事情说衫遍。

*出于私心。

*终于写上了Sans稍微没有理智的一面。

*Fell!Sans有理智算ooc吗?

*还没干上呢,oops。

*热域很热,所以容易冲动。

*有6了就会有7。

*防雷

*防雷

*防雷

*防雷

*没问题?




Papyrus盯着Sans,沉默了片刻——延续的时间让Sans甚至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了。燥热的空气带着Sans习惯性地沁下大滴汗水。

“喔噢…Boss,你还不快一点吗,如果你不想知道答案的话,我是说,嘿,我们现在回雪域也是个不错的选……”

“当然不,Sans.这里很不错,如你所说的。”Papyrus打断了Sans的话,拨了拨簇拥着Sans的衣领上的绒毛。

“你看起来有点热,是不是?”

Papyrus笑起来,哦,Sans敢说,他很少看见过他兄弟笑——尤其是这种似乎在盘算着些什么的不怀好意的笑。

Papyrus解开来Sans的外套,少了一件衣服并没有让Sans感到凉爽些,相反,因为Papyrus难得的“温情”他感到更加燥热了。

Sans抓住Papyrus向他裤子伸去的手,将它贴到他泛着异样红色的脸上。

“Boss…这些事情我自己做就行——你负责的只是操我,狠狠地操我,然后,well,你将知道你想知道的。”

Papyrus呼吸沉重下来,他停下动作看着Sans自己褪下裤子露出白花花的腿骨。上面还残余着近两天他们做爱的时候Papyrus撕咬留下的星点红色印记。

说实话就连Papyrus自己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答案——看到这样的Sans,他的兄弟…恋人,这副近似讨好的模样,谁还能想起之前随口问出过什么问题呢?

但你知道,自从回音花谷那次Sans对他们之间的性爱表现得格外殷勤后,这个懒骨头又恢复了对任何事情都懒散不上心的状态。

而热域,Sans突然主动提起的约会,Papyrus不得不承认,他很好奇Sans会做到什么地步。

而结果并不让他失望。

Sans褪下衣物的速度相当慢,一具赤裸的骨架徐徐呈现在Papyrus面前,躁动的灵魂在Sans的胸腔中跳动,想要从肋骨中间的缝隙中冲出来将自己送到Papyrus手里把玩,而被Sans克制住。

Sans在他的衬衫和外套上跪下身子,上身直立,因为Papyrus注视的视线,白骨浮起一层红色。

这是Sans第一次有意识的在Papyrus眼前自慰——抛却之前意外的在瀑布回音花丛被发现的那次意外吧——两人几乎同时意识到这件有趣的事情。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

名副其实的骨节分明的手小心翼翼的拉住了那颗灵魂,Sans将它握在手中,一只手显然不能完全包裹住这个此时不停分泌液体的东西,但也足以抓紧它不至于滑落出去。

Sans看了一眼Papyrus,然后将视线移回这颗灵魂,,将它送到齿边轻含住。

“嗯……”

他得承认,这太刺激了,Sans第一次这样对待自己的灵魂,但是面对Papyrus好整以暇的注视,Sans有些无奈,似乎一直以来他的Boss很少主动——而热情来接触他——但如果是面对Sans刻意的举动呢?

这不是很好受,Sans有些跪不直身体,他咬着灵魂,或者说是叼住了那东西,解放了他的两只手,好叫它们去做更多的事情。

Sans手探到身后,这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倾斜侧过去,并且微微的弯着腰,项圈虚垂下来,那是Sans此刻仅着的算是衣物的定西。

他的动作全部颤抖,并且极为小心,由因是如果一时不察太过激动,Sans的好牙口可能就会对他自己的灵魂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伤害,那这场淫靡的表演就要遗憾的成为一场惨剧了。

Sans的右手的指骨伸进他自己的身体里,而左手抚摸过身上每一根骨头,然后伸到骨与骨中间的缝隙间再缩回来。

Papyrus想,得了吧,别再看着这家伙做这些举动,上去停下他的动作——然后操进去,而不是在一边干巴巴的看着。

但另一方面,哦,他该死的想看Sans更多的会做什么。

Sans口中的灵魂已经被他含入大半,滴滴答答的淌着液体。Papyrus盯着被这些液体打湿的地面和Sans的身体,还有地上散落的衣物,Sans看上去很辛苦,他眼里的光已经出现了涣散,Papyrus知道那些液体的味道,他不止一次地舔舐过,他对那颗灵魂的了解程度远超过他对自己的了解程度,即使他真正接触Sans的灵魂也不过数日的时间,但他就是品尝过。

那东西没什么味道,但是温度很高,Papyrus注视着Sans的尖牙,是的,他也用牙齿磨过那个柔软的有弹性的灵魂,Sans的身体在他那样做的时候尤为兴奋。

那些都是魔法的产物,不会有味道。他和Sans心里都很清楚,包括致命的快感和此时Sans瘫软的灵魂,都是一种形式,而真正代表他们之间性爱带来的最直接的满足,是因为两人都将自己掌握在对方手里的……信任?姑且那么形容吧。

Sans感到骨盆里酸得要命,那意味着他不必再继续在那里面继续动作,他将注意力重新转回他的灵魂。

他向下盯着他的灵魂,将其拽出来一部分,然后在上面划着线条。

忽略Sans现在不穿衣服的形象,和一只直身逗玩毛线团的猫有些相似。

Papyrus看了很久Sans,他还是在专心在灵魂上做些什么,划过的地方有液体渗出,浓了许多,滴在地面上颜色也不是那么容易变浅,而是变得更深。

“Sans……你在做什么。”

Sans闻言抬眼看向Papyrus,灵魂从他口中滑出,牵扯着不知是涎水还是灵魂的分泌物的液体。

“哦,嘿,我只是在上面刻些东西。”

刻?

Papyrus走近两步,看清上面Sans划出的深深浅浅的凹陷。

“你疯了吗?”划过的线条渗出的不是什么分泌物,而是血一类的东西。

Sans扯着笑容“当然不。”

灵魂上刻着的线条是字,Papyrus分辨着。

‘Papy的所有物。’

——“你他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在灵魂上刻东西——当着我的面!”

Sans一只手托着灵魂,一只手贴上Papyrus的头骨。

“不,我只是不舍得在你身上刻什么标识——但怎么说,我总是能对自己下得去手的。”

Sans说话很慢,但这对他气息的不稳显然无济于事。

“我爱你,我是不是还没说过。”

——————————————————

520,各位关注的小天使。

 
评论(8)
热度(106)
© 丘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