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fell】No Light——But You(5)

*Fell骨兄弟注意。

*Fell来到地上的设定注意。

*↑应该说的就是和平线结局注意。

*人物OOC注意。

*有抖M倾向的衫但不完全M。

*有抖S倾向的帕但不完全S。

*出于私心。

*总觉得写出了日耽和90年代小言的既视感。

*这篇带点擦边球。

*事件发生的主站点从瀑布到了热域。

*谁能想到这个系列的文居然还有5呢?

*有5了就肯定有6。

*卡了下剧情,见谅。

*防雷

*防雷

*防雷

*防雷

*防雷

*没问题?


热域。

Fell!Sans其实不是很喜欢这个地方,哪怕是有瀑布,雪域,但地下世界已经有够闷的了。更别提这令人烦躁的炙热岩浆。

不过他的兄弟似乎一直对这个地方情有独钟,heh,他的话怎么说来着——只有强者才生存的地方!

Sans之前也在这个地方有过一个哨岗,为了监视有无人类的出入,以此保护怪物们。

他想着想着笑出声,不知道是在嘲笑谁。

嘿,在Fell里提“保护”,但无论如何,那好歹是他兄弟的职责。

“你在笑什么?”

他笑容更大了些,仰头去看他的兄弟,抓着他兄弟的那只手紧了紧。

“不,没笑什么。”

“Hey……!我从人类那里知道,约会是为了增进双方的感情和了解的!听着——我命令你告诉我你在笑什么!”

这话听起来别别扭扭的,少见的Papyrus气势不那么足,声音倒是挺大,如果Papyrus能直视着他的眼睛说,而不是把头侧过去对着旁边喷气的机关谜题这样说的话。

好吧,好吧。Sans给那个现在已经领着怪物们到了地上世界的小混蛋人类记了一笔,那个人类让他的兄弟没那么容易糊弄过去了。

他牵起他兄弟的手放在他的项圈上,故意期期艾艾地回答——或者说是转移话题——他的Boss的问题。

“呃,嘿!Boss,我以为我们现在的状态不需要再互相了解什么了……?”

然后他看着Papyrus像是想到了什么的变得不自在的表情,咧开齿笑了起来,Sans的指骨有一下没一下地滑过他兄弟的显得长得多的指骨,把问题反丢回到Papyrus身上。

“或者说Boss……打算和我继续深入了解下?”

Papyrus像是倒吸了口冷气,开玩笑的,热域这儿的空气都是一阵阵的热浪。

总之Papyrus似乎一时间不太习惯Sans现在的模样,即使他们已经在瀑布到雪镇操练了不少回合。

Papyrus一下甩开了Sans抓着他的手,让Sans摔倒了地上,不得不说,那有点疼。

说实话。

真他妈疼死了。Sans默念着。

操,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情善感了,Sans沉默着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虽说那可能没什么必要。

一件被Sans担忧了很久的事情再次提上心头,他和他兄弟的关系是非正常的,甚至于他和他兄弟之前的结合也是在他带有诱骗成分的前提下,他的兄弟——他的Boss!

……他得到的是他想得到的吗。

Sans低着头,Papyrus向别处看去,是再一次的尴尬沉默。

Sans不自觉的摩挲着他的项圈。

这情形一点都不像是Papyrus和他提议起来的所谓“约会”该有的气氛。

他现在想疯狂地扯着Papyrus做爱来摆脱掉他心里的那些没有意义的恐慌,但他大脑的另一个方面又在撕扯着填充在他大脑中的情感的碎片,两方权衡着他让他站在原地。

Sans对自己的行为反省半晌决定还是先打个圆场比较好。

“Boss……你知道那是玩笑——我是说,嗨,我们是兄弟啊。你总不能否认这一点——Emmm,你知道,那之前可能是个意外,但是你瞧……”

“不是意外。”Papyrus打断了Sans的话。

……该互诉衷肠了。

对不起,这对儿兄弟的深情剖析心灵对话的场面还真没有。

事情演变的结局是Sans被Papyrus拎着项圈提起来又被压回地面上。

“Sans……你。”

“……我?”

两人眼对眼盯了一会儿,Papyrus首先败下阵来,一副懊恼的表情。

“好了,Sans,你赢了。我得承认,我的确想和你深入下。——天啊,最邪恶的,最伟大的Papyrus居然失去了他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多么耻辱的事情!”

Sans从齿间漏出来一个小小的气声,然后笑容越来越大,终于爆发出一阵笑声。

“Boss——你要告诉我,你刚刚是因为这个而烦恼?”

Papyrus黑着脸点头。

Sans的双手环上压在他身上的Papyrus的脖颈,笑得瘫软的身体在地上勉强撑起来一半,他和他的Boss额头顶着额头,Sans衣领上过于蓬松的毛领使Papyrus不自在地躲了躲,又被Sans的手拉回来。

Sans的舌舐上Papyrus的鼻尖,接着滑下来到了他的Boss的齿间,没过多久的迟疑后Papyrus也伸出舌和Sans交换了这份“吻”。

Papyrus可能是骂了一句什么话,Sans也没仔细去听,因为他的头已经被Papyrus强行埋在他的衣领里面了。

在Sans试图从被Papyrus按着的衣领下挣脱出来的时候,Papyrus轻飘飘的话飘进了Sans的耳里。

“我有点招架不住你了……Sans。”

“像人类做的那样约会发展,为什么和你一起就那么困难呢?”

Sans停止了挣扎。有一股火气从地面贴到他身上,一鼓作气地冲上了他的大脑。

去他妈的含蓄吧。

Sans的声音从毛茸茸的衣服底下传出来。

“在这儿操我一次我就告诉你。”


 
评论(6)
热度(106)
© 丘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