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tale】Little Red Riding Hood

*无cp向。

*主围绕Papyrus视角。

*忽然想写童话,但是没写成功。

*写原版人物,好紧张。

*OOC属于我,可爱属于原作。

*当成一次话剧排演中的日常故事吧。

*应该可以当做甜饼吃吧?



由Frisk来担当导演的一次童话话剧行动。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森林边上的一个人家,住着一个可爱的小孩子和他的妈妈。因为小孩子总戴着他奶奶送给他的一个漂亮的红帽子,久而久之,他被熟悉他的人们称为“小红帽”。】

“等一下,等一下。”Papyrus拿着剧本打断了Frisk正试图在他头上戴红色小帽子的行为。那是圣诞老人送给他的礼物——不过那个时间太久远了,以至于那个帽子对于发育超快的Papyrus已经太小了些。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帽子的时候,Papyrus从Frisk手里接过帽子,将它小心翼翼地平放在头骨上面,并同时向Frisk提着问题。

“嘿!Frisk小家伙!你是说过,我要和王后一起完成这一场的剧本吗!”

Papyrus亮闪闪的眼睛让Frisk心里泛起了柔软的泡泡。

Frisk点了点头。

Papyrus哗啦啦地翻着剧本,一旁的Toriel放下一盘蜗牛派在他手边,招呼在话剧舞台附近闲聊的各位都过来休息一会儿,并且品尝一下她新做的不同口味的派。

“可能吃到惊喜哦。”Toriel这么说。

Frisk最先享受到这份奶油糖肉桂派的美味,他咀嚼食物着告诉Toriel,他愿意吃一辈子妈妈做的派,Toriel有点不习惯地笑着,对旁边瞪着眼睛看他们之间互动的Papyrus搭话说,即使Frisk现在一直叫她妈妈,但她仍然会感到像第一次听到那么感到温情。

然后Toriel微笑着回答Frisk,只要Frisk不嫌弃,她愿意给Frisk做一辈子的派。

Papyrus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但认真的他在拿起一块派开始食用之后继续将注意力放在这个有趣的剧本上——他兄弟给他讲过的睡前故事可没有过人类的童话。

【……小红帽拿着妈妈给他的葡萄酒和蛋糕踏上了去森林的路,他是多么想见到他亲爱的奶奶啊!但是,森林的景色实在太美了,他不知不觉忘了出门前妈妈说一定要走大路的叮嘱。他看着小路旁异色的花朵,想把它们采摘送给他生病的奶奶。】

“Howdy!I'm  flowey!”

Papyrus读到这里,想起他在地下世界交到的第一个朋友,那个善解人意的小花,他甚至都还能记得当时那朵金黄色的小花对他打招呼的时候说的话,说话的语气!甚至于几近出现在耳畔。

……出现在耳畔?

Papyrus转头看去,和Flowey大眼对小眼地对视着。

这并不需要让Papyrus反应多长时间,总之,他很快就惊喜地叫了起来,对这位许久未见的好朋友打招呼。

Flowey看起来对他的热情有点别扭,尤其是在Papyrus打算将Flowey介绍给王后认识的时候,那朵小花几近是落荒而逃,不过他带走了一块Toriel做的派。

Papyrus对他的花朋友的出现的原因感到好奇,不过他并不打算深究,有更神奇的事情吸引了他,他咬了一口派——天,你猜怎么着?——这块派里面居然填满了他之前亲手做给王后的意面!

他嚷嚷着:“这真是一份大惊喜!”

【一只大灰狼发现了这个小孩子,他……】

Papyrus读到狼的时候,他听到远一点的舞台后方似乎有争吵声和飒飒的风声。而很快,从那里冲出来一个绿衣服的孩子,头上戴着道具狼耳朵,手里攥着一条同样是道具的狼尾巴。

他看到他的兄弟Sans慢悠悠地踱步出来,对着他不认识的那个孩子开了嘲讽。似乎是对于那个绿衣服孩子的道具狼尾巴和耳朵评头论足。

因为距离远的原因,他不是听得很清楚,但这并不妨碍他看到那个孩子恼羞成怒地向他的兄弟冲过去,把狼尾巴甩得虎虎生风。

也许这个成语用的不太对,但是管他呢。

Papyrus想问问Frisk那个绿衣孩子是谁,不过当他看向Frisk和Toriel的方向时,他看到的只有身形颤抖的王后陛下。

“Chara……”Toriel喃喃着。

原来那个孩子叫Chara吗?Papyrus猜测。

当他再转回去看“战局”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跑过去的Frisk似乎让他们暂时休战了,Frisk领着一人一骨过来吃派。

Chara对于吃到了一块巧克力糖肉桂派而感到震惊,并且快活地吃了起来。无暇其他的事情的那种快活吃法。

而Sans——他拿着一块派迟迟没有下口,他在派上挤着番茄酱,并向Frisk抱怨着他为什么要扮演“奶奶”的角色,而且奶奶的角色还要被狼吃掉。

Frisk还没说什么,Sans就开始吃派了,并摸出了一堆热狗摆在桌上。

或许会夹杂着几个热猫?

Papyrus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索性继续研究话剧剧本。

一时无声。

只有偶尔咬合食物的声音传出。

Papyrus终于看完了剧本。

【在猎人的帮助下,小红帽战胜了大灰狼,救出了奶奶,他们一起分享了美味的蛋糕和甜蜜的葡萄酒。】

Papyrus对这个结局非常满意,他是个拯救别人的英雄!。

可惜扮演猎人的Undyne不在,她和Alphys一起去度假了——不,说是度假,其实就是陪着Alphys宅在家里看从人类世界里新搜刮到的动漫碟片。

说起来,Papyrus翻剧本的间隙听到Frisk和Sans聊天,Sans似乎不怎么喜欢这个故事。

他好像听到Sans说:“我绝不会像故事里那样等着Papy来救我……我得先保证我足以救他。…至少我不能比他先入狼口,那样,我还能给他报仇。”

Sans说着说着停顿了会儿,又笑着说,“嗯,我不会让他孤独一个人活着的。”

后来Frisk再怎么说,Sans都没再开口。

Papyrus也就没有再听到过他兄弟说什么有关这些话的解释了。

————————————————————

身为导演的Frisk说,因为除了Papyrus以外的演员都不务正业,所以话剧最后也没上演。

另外就是Papyrus的“小红帽”最后也没能乖乖呆在头上,所以他拿自己的围巾在头上缠了几圈,看起来可爱极了。——评价来自Frisk。

 
评论(2)
热度(62)
© 丘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