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Swap/Fell】调味混合物(2)

*深夜思路混乱产物。

*流氓烟枪和暴躁芥末。

*可逆。

*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

*这节开始的时间点是上一节Sans睡着后烟枪做坏事的开始时间。

*上一节的传送门。

*应该算个甜饼。



Swap的那位Papyrus正居高临下地看着熟睡的Sans。

这也许会有些令人惊奇,一个睡时无防备Fell世界的生物。Papyrus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这具熟悉而陌生的骨骼。

他舔了舔在刚才这家伙可笑的“芥末攻击”时沾到齿间的调味料。

嘶。

他可不熟悉这奇怪的味道。

不过……Papyrus眯着眼睛,他的衣服被弄脏了,那意味着他回家以后要被唠叨有一段时间。

嘿!即使那一开始得怪他突如其来的恶作剧,但你瞧,总得有个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来承担错误,对不对。

Papyrus总不能把Sans从睡梦里叫起来,让他去帮他洗衣服。当然,Sans会不会做梦这个事情另说。

为了方便不弄出声音,他爬到了Sans的床上,该死的单人床!Papyrus抱怨着,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瓶蜂蜜。

——然后就出现了大半瓶蜂蜜被他倒在了Sans的身上这种情况。

Papyrus可以发誓,他一开始只是想用蜂蜜给这位有点严肃暴躁的Sans画个鬼脸而已。

谁知道Sans会无意识地张开嘴呢。

蜂蜜滴滴答答地落在了Sans的舌尖上。但那显然对Sans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被甜腻的味道叫醒的Sans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天花板,而是和他对视的一大滴透明黄色液体。

干,他要是不躲一下,那滴蜂蜜就要掉到眼眶里了。

“……你他妈,怎么还没走?”

Papyrus单手撑在Sans身上,一只手举着蜂蜜——是的,即使被恶作剧的主角已经发现他做的坏事儿,他仍然没把蜂蜜瓶子倒过来。

对视。

极其尴尬的……对视。

Fell!Sans首先破了功。

恭喜Swap!Papyrus得一分。

Sans拍开了Papyrus举着的那个蜂蜜瓶,瓶子在地上轱辘轱辘滚了几圈就碰壁了,停在某个角落,瓶口粘稠的蜂蜜安静地淌着,混着不远处干涸了些的芥末斑点。

Sans强迫自己一直盯着那瓶无聊的蜂蜜看而不是去看这个压在他正上方的家伙的眼睛。

诡秘的安静。

“伙计,蜂蜜的味道怎么样?”也许是为了缓解尴尬,Papyrus这么问着。

不过Sans宁愿他先从他身上下来,但显然这位不请而来的客人没有这个意思。Sans或许还得感谢他没有得寸进尺——不动声色地磨牙的Sans这样在心里嘟囔着。

哦,你懂的,那只是个比喻。Sans不可能做到磨牙。

“……糟透了,要死的甜味,不利落的黏稠质感。”直到蜂蜜瓶里的蜂蜜差不多都铺到了狼藉一片的地面上,Sans才回答——相对来说,这可真是个客观的回答,不是吗?

Papyrus笑了起来:“Heh?你真的这么想吗,那可以说是我的主食了。”

“和我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痛心疾首的Papyrus这样说。“或许我该对你说声抱歉,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我兄弟。我得对我的行为负责。容我喝口蜂蜜冷静一下。”

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瓶蜂蜜,包装看起来和孤苦地躺在角落的那一瓶蜂蜜长得差不多。

毫无预兆的Papyrus就撞上了Sans的牙齿,也许你会更乐意称呼它为接吻,但事实上,那真是一次冲撞,即使这行为切实的使两位——或者说是一名骷髅先生单方面的对另一位骷髅先生——舌缠上了舌。

Sans觉得自己的口腔里全是过分的甜味——或许还夹杂着烟草的味道。

那时间绝对不算久,但已经最够让Sans的脸染上一层薄红,他很明显的恼羞成怒了。

Papyrus就像是儿时你常见到的那种恶作剧成功了会露出窃笑的坏家伙在那里验收成果一样,细细地端详了一下这层不怎么科学的红色——“嘿,我觉得我的蜂蜜也许能让你喜欢,对吧伙计?”

在Fell!Sans真正地反应过来要跳起来去打Swap!Papyrus的时候,他不负责任的瞬移逃走了。

甚至也没有负责帮忙打扫一下Sans的房间什么的。

Fell!Sans气的发抖——

这就是为什么你在雪域能看到一个提着骨刺怒气冲冲地找Swap!Papyrus的Fell!Sans的原因。

——————————————————————————

还是没写这样那样的事情。

嗯。

而我无所畏惧。

 
评论(16)
热度(80)
© 丘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