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Swap/Fell】调味混合物

*可能是个甜饼。

*蜂蜜芥末向。

*私心还是芥末烟枪。

*可逆。




今天的Fell!Sans心情很差。

他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撞上鬼了,对,魔法也不能解决的问题。

Sans把头埋在衣领里向前走着,面色阴沉,什么东西愉悦地绊了他一跤。

日。

Sans默念着,这他妈已经是今天第4次被看不见的东西绊倒了。而在那之外,在他的哨岗,听着重点,是他的哨岗,做着没什么意义的工作的时候,他敢发誓,绝对有什么东西发出一声促狭的笑声,他,Sans,嗨,管他什么后缀的称呼——总之他从未受到过这种侮辱……

是的,这已经可以称作是Sans的一桩耻辱了,被戏弄,甚至是毫无还手之力!Sans咬牙切齿地拍了拍身上沾上的雪和尘土,如果让他知道是谁干的,他绝对会把那家伙用骨刺弄死……是的,只要让他知道是谁干的!

Sans看着在雪地上留下来的一串脚印——有趣极了,不是吗?他分明知道是某个怀揣恶意的家伙来耍他,可他甚至都看不见那是谁?!

在第5次被迫同冰冷的雪花打招呼时,Sans终于爆发了,他转过身子,冲着空无一人的身后大喊着。

“我可去你妈的吧!有本事就出来和老子正面干啊?!”

而回应他的只有呼呼的风声。

……

不,Sans还听见有谁在他耳边笑了一声。

然后他的外套就被向后扯去、Sans怔了怔,反应过来后立马恼怒地向前扯回自己的衣服。

“你他妈还想干嘛!脱了我的外套再把我丢到雪堆里去吗?告诉你——老子他妈不怕冷!”

那个声音嗤笑了一声,Sans向那个发出笑声的方向挥拳过去,意料之中的扑了个空。

那个东西拉扯Sans衣服的动作越来越大了,以至于Sans在地面上生生抢自己的衣服拖出去两道雪痕。

敬请您想象一下吧,Sans表情狰狞地独自在雪地里扯着自己的衣服,同时嘴里骂骂咧咧地喊着些什么,而在他身前是两道长的不得了的雪痕。

Sans显然也意识到了他目前情况的诡异,在这个随时会有怪物出没的地界,他随时都可能被哪个小怪看到,然后被当成整个Fell世界茶余饭后的笑料!

他狠狠地啐了一口,然后放开了握着外套的手。

“成,你喜欢这外套我送你了,现在,我要回家。走好不送。”

那股一直争抢他外套的力量反倒也不见了,Sans吁了口气,向他和Boss的房子走去。

一路上风平浪静。

然而当Sans进到他的卧室里,还没等关好门,那股力量就又出来捣乱了,门被咔哒一声反锁住了,紧接着Sans的外套再次遭殃。

而这次Sans干脆利落地脱下了外套。

没错,Sans再也不必担心他会不会被推到雪堆里,或者被哪个不长眼的小怪物看见他的形象然后去到处宣扬了。

那个不知名的家伙沉默了半天。

Sans从他的外套里拾出来不少芥末,他露齿一笑,灯光下闪了闪金色的光辉。

……大手笔挥洒着芥末酱的Sans看上去依旧帅气。

随着一点会在空中飘着的芥末酱的出现,找到那个目标就更加容易了,那个不知名的客人终于咳嗽着在空气里出现。

“Emmm……Boss?不,Papyrus,Swap的Papyrus?”Sans眯着眼睛,强行把瓶子里剩余的芥末倒到了Papyrus的口中。

那位骷髅先生咳的似乎更厉害了。

Sans之前想过把这个捉弄他的家伙弄死,不过既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上下抛动着芥末瓶,对着那个身上都是芥末酱的家伙笑出声,就像之前这个Papyrus笑他的声音一样。

“我说你——没事儿来这里干什么,趁早滚回你的Swap世界里。这不欢迎客人。”

已经躺在床上的Sans闭上了眼睛,就像他不会伤害任何一个Papyrus一样,他相信这个Papyrus也不会伤害任何一个Sans。

哈?倒芥末当然不算是伤害,那可是拿他最喜欢的东西去招待这位客人。

Sans睡了过去,他太累了。

—————————————————————

后来Swap!Papyrus悄悄往睡着了的Sans嘴里挤了大半瓶蜂蜜。

Fell!Papyrus今天也是为了蠢兄弟的个人卫生问题烦恼不已。

Fell!Sans正在提着骨刺到处找Swap!Papyrus。

—————————————————————

 @清蒸水煮 

点文!不过最后也没做什么这样那样的事情。

 
评论(14)
热度(92)
© 丘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