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fell】No Light——But you(4)

*Fell骨兄弟注意。

*Fell来到地上的设定注意。

*↑应该说的就是和平线结局注意。

*人物OOC注意。

*有抖M倾向的衫但不完全M。

*有抖S倾向的帕但不完全S。

*一言不合就开车,是辆小车。

*出于私心。

*这篇只是为了写一句话。

*衫真可爱啊我想抱抱他。

*这篇有污。

*这篇有污。

*这篇有污。

*重要的事情说衫遍。

*我终于把卡的肉写出来了。

*特感动。

*这是4——之后有5的希望渺茫

*防雷

*防雷

*防雷

*防雷

*我好像崩了自己的设定。

*没问题?


Sans认为他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他和他的Boss之间的关系。

在今天之前,甚至说Sans躺在这个回音花丛之间开始自慰之前,他都完全没意识到他可能和他的兄弟形成现在这幅局面。

他跪在地上——在Papy的帮助下他至少不是那么瘫软地坐着了——头部正对着他的兄弟,他的暗恋对象,的胯部。

Sans的大脑一片混乱,他敢发誓,他虽说对Papy图谋已久,但绝对没有想到过他们真的会有发生关系的一天。

——至少Sans认为就算真要做什么的话,他也应该在上面才对。

说实话,Sans觉得怪物之间魂交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鬼知道他“纯洁可爱”的Boss在人类世界对所谓的人体结构都学会了些什么?

Sans对着他兄弟胯下明显不属于骷髅的那部分陷入了沉默。

那个小混蛋人类把Boss领到地上世界以后就没有再管过他接触过什么东西吗!

好吧,这个半透明的,看起来完全是魔法形成的红色家伙,Sans迟疑着和它打了个招呼——用舌头。

有点烫,除此以外再没有其他感觉了。

然后他被他的Boss强制来了个深喉。

哽塞感,Boss狠狠扣在他头上的手和无节奏的冲撞带来的疼痛——那毫无疑问不是什么美好的感受。

可Sans他妈的爱死了这种该死的感觉。

Papyrus很快的停下了他的动作,从Sans口中抽出了他的魔法形成物,Papyrus一直注视着他的兄弟,他的哥哥——是怎样从镇定变成沉迷的。

Sans现在的形象很色情。Papyrus在心里评论道。 

——早就不知道去哪的裤子,软下来的灵魂在大敞的衣服下看来一览无余,Sans的身上晕开不正常的红色,眼角似乎有点湿润……?。

Papyrus有些茫然的站在原地——在把他的兄弟变成现在这副“整装待发”的样子以后——他反而迟疑着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下去了。

于是僵持着,周边回音花的声音在几番循环下小了下去,空气中突然沉默。

一直没能鼓起勇气——说得好像他被Boss看到他现在的样子还能有那玩意儿似的——的Sans好歹察觉到了点异样,他抬眼观察Papyrus的神情……Well,阴晴不定或者是面无表情,什么都好。

在这样的气氛下两个“骨”都没有失去兴致可真是难得。

Papyrus和Sans再次对上了视线。

Sans突然嗤笑出声:“Hey,Boss……在你强制我口交以后,你难道打算说你不知道该怎么接着进行下去?”

——无论如何,听到Sans这样语气的反问,Papyrus总是会下意识的反驳的,哪怕在这样的情况下。Sans悄悄对他的Boss说了声抱歉——关于利用了这种兄弟之间的了解的事情。

不出意料的——“那只是我在思考怎样更严厉的惩罚你!”

Sans扯出一个笑:“Heh……罚我在哨岗上工作一个月不偷懒怎么样?那可能比较能达到惩罚的效果。”

Papyrus也回给他一个虚假的笑容:“就算你这个懒骨头想要工作——首先也得要有哨岗这份工作才行,现在根本就不需要!没有!再也不会存在——!这个该死的哨岗职位!”

在Sans说出更多冷场的话之前,Papyrus把他提了起来,然后翻过去——就像Papyrus来到之前Sans自己埋在花丛里的姿势没什么两样——在冲动的情绪驱使下直接撞了进去。

至于哪来那么多冲动?得了吧,从头至尾,这场“意外”如果没有冲动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

Sans闷哼一声,然后对于现在还有心思想这些的自己小小的唾弃了一下。

而Papyrus的手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伸进了Sans的肋骨中间抓住了那个半软着的灵魂,Sans在Papyrus的冲撞中已经有些迷糊——几近要把刚才的幻想情景和现在重合起来。

“嗯……Boss……慢……慢一点?……哈……不过……这样快些……的感觉……eng……也不错。”

Papyrus恶意的在Sans的灵魂上揉捏着,换来的是Sans更多的呻吟和对他技术上的“反讽”。

要知道,一个男人——男骨也一样——决不能接受在这种事情上的质疑。

他抓着Sans的项圈向后扯,迫使Sans不得不高高昂着头,似乎从这场性爱开始Sans就一直处于窒息感中,可他急促的呼吸很明显的表现出——他喜欢这样。

当然,骷髅需不需要呼吸来延续生命是另外一回事。

Papyrus伏在Sans头骨边问他:“你喜欢这样,对吗?”

“……”

“回答我。”

“……是的……Boss……”

“是你先引诱我的……你想要我?我之前问过你,可你没有回答。”

“Woop……你学坏了。Boss。”

“这个时候——我可不想回答什么谢谢夸奖。”

然后是新一轮的疼痛,窒息,还有在Sans耳边不断响起来的问题。

那些问题,他除了肯定以外,还有别的回答选择吗?——在这个时候。

在理智偶尔回归的片刻,Sans再一次的狠狠咒骂了一遍那个混蛋人类。

紧接着是快感埋没了理智。

——————————————————

结束以后,Sans瘫在沙发上——没错,他们从瀑布一直干回了雪域,最后倒在家里面——“想来点芥末吗?”

“No!”

Sans笑着闭上眼睛。

Well。

现在他是真的回家了。


 
评论(10)
热度(142)
© 丘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