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fell】No Light——But you(3)

*Fell骨兄弟注意。

*Fell来到地上的设定注意。

*↑应该说的就是和平线结局注意。

*人物OOC注意。

*有抖M倾向的衫但不完全M。

*有抖S倾向的帕但不完全S。

*一言不合就开车,是辆小车。

*出于私心。

*这篇只是为了写一句话。

*衫真可爱啊我想日他。

*这篇有污。

*这篇有污。

*这篇有污。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有3了就可能还会有4。

*防雷

*防雷

*防雷

*防雷

*内心戏十分多。

*没问题?


Sans当然熟悉那个声音。

他的Boss。

不是他模仿的语气由回音花传出来的声音。

不隐瞒地说,Sans想过很多种他再见到Boss的场景,也许是哪一天他终于在地下没有任何事物了,离开地面看到他的兄弟,然后Boss会嫌弃的看着邋遢的他。也许是什么时候国王夫妻回到这里——或者并不能说是夫妻——回顾一下曾经建设起来又毁灭了的这个王国,他会微笑着迎接跟着来到的护卫队队长——最伟大的Papyrus。

他设想过很多,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没有关于这种情况的设想。

看啊——Sans喊着他兄弟的名字,脸色潮红的在回音花丛中自慰,然后,戏剧性的——比Mattatton那该死的节目还要令人措手不及——他的兄弟恰巧就出现在这里,而正在此时,Sans高潮了。

Woop。

但令Sans不可否认的是,这可真令他感到兴奋。

他的身体在高潮后感到有些瘫软和微弱的无力感,他缓了一下,他不得不说,他没什么勇气去转过身面对在远处的Papyrus,空气似乎凝固了,除了周围的回音花还在越来越小声的回放着Sans不久前叫喊出的话语。

但总是要面对的,不是吗?

于是他转了过去——这个动作各种意义上对他来说都很艰难——对视不远处的Papyrus。

而Papyrus除了刚才说的那一句威严的,或者还带点不知所措的话以外就再也没有说过什么,所以Sans可以担保他已经将周围这些“饶有情调”的花说出的每一个单词都听得清清楚楚了。

“Hum……Boss。”Sans笑着对Papyrus打了个招呼,然后他张开口还想再说些什么,又闭上了嘴。

哇哦,直接面对Boss去解释刚才发生的事情可的确比想象的要困难的多。Sans想。

Papyrus一言不发,只是带着怒气——大概是怒气吧——看着Sans。

“Well……你看,我还能解释什么呢……Er……正如你所见……我……嗨,事实不是显而易见的吗?”Sans的手不自觉的摩挲起他脖子上的项圈,向后退了退——在他还半坐在地上的情况下。

Sans的手指上还残留着之前灵魂分泌出来的液体,晶亮的一层附着在他的指骨上,在Sans的动作下那层液体理所应当的被染到了他的项圈上。

Papyrus盯着他的哥哥。

Sans——一副无所谓的任他处置的样子——故作镇定的样子。

他走上前一步,他眼前的哥哥就畏缩了起来,撑不住那副难得的硬气表现。

Papyrus慢步走到Sans面前,居高临下看着Sans——“所以,你想要我。”

他弯下腰,强迫眼前的骷髅不能做个逃兵。

Boss的三根指骨撬开了Sans紧张的闭口不言的齿间,玩弄着他的舌头,Sans抑制不住的冒出口水,在Boss手指的进出中发出“噗啾咕啾”的声音。

Sans茫然的,又带些不解的眼神——他对于Boss的举动一瞬间感到不解——即使这场“事故”是由他导致的。

即使他此刻再清楚不过他的Boss想对他做什么了。

——————————————————————————

*一言不合就卡H。

 
评论(10)
热度(99)
© 丘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