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fell】No Light——But you.

*Fell骨兄弟注意。

*Fell来到地上的设定注意。

*上一条应该说的就是和平线结局注意。

*人物OOC注意。

*出于私心。

*衫真可爱啊我想日他。

*这篇没有污但后续可能有。

*内心戏十分多。

*没问题?


“唦啦啦……”

躺在回音花丛里的Sans眯着眼。

“哦!!!你这个懒骨头,这个时间!!!你应该在你的岗位上!”

Sans阖上了眼睛:“嗨,那种事情谁在乎呢。我是说——我们至少现在再也不用去等候一个人类的死亡来让我们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Sans以为他的Boss至少会说点什么回应他。

但是谁也没有来。

Sans扯了扯他脖子上的项圈,无所谓的想——嗨,难道还以为会有更多的怪物像他这样在可以在地上生活,还专门跑回这个避之不及的狭小地底?

可即使这个地方被称为Fell,即使这里满目疮痍,可他还是好喜欢这里。

即使——这里已经空无一人。

他没有离开,在所有怪物都陆陆续续离开地底的时候,想当然的,离开的怪物中也包括他的兄弟。

对,就是那个穿着被那个人类孩子评价(调情)为暴露性感的他的兄弟,那个一副凶巴巴但实际上心思格外直接,well,姑且说他的心思纯净吧,还好他的兄弟不在。

“Heh……”他笑了起来,而身边的回音花丛也跟着他笑起来。声音碰到天花板又四散在石室里,晕开在水中。

就好像有很多人陪他一起一样。

 不过的确很久没有过这么安静的时间了,在那个人类到来之前——怪物世界似乎哪里都是声音,哪里都是争吵,似乎要将心里的压抑与绝望用谩骂和大声的吵嚷给掩饰过去一样。

Sans眼前一片漆黑,身边只有回音花被风摇晃发出的声音,似乎在一片黑暗中总是最容易激发起所谓最深处的情感。类似于害怕和恐惧。

看似对一切都无所谓的Sans也有一直逃避的事情,但他恐慌的不是永远停留在这了无生机的Fell,他是说,如果有他的兄弟在,那哪里真正称得上是“Fell”呢?

他是在担心,一方面在人类来到之前担心于如果他先于他的兄弟被杀死了,那凶巴巴的家伙会不会就这样孤单的在这个只存在杀与被杀的地界生活着。

而人类到来以后,他站在远处,看着那个人类对他的兄弟——最伟大的Papyrus调情,和他约会,吃掉他做的烹饪,然后他看着他的兄弟——交到了一个朋友。

Sans只是远远的,看着而已。

他一方面恐惧于人类是否会出尔反尔,一方面又抱着期望,期望这个“善良”的人类能将地底的怪物都解放出去,即使善良在Fell这里仅代表贬义。

——可他真的怀揣起这份怎么看怎么愚蠢的希望了,不是因为那个人类拙劣的示好,而是因为他兄弟脸上出现的恼羞成怒却又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

Sans叹了口气,那样的笑容和神色,总让他想起来在Papyrus还小的时候,还不及他高的小家伙作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对他说“伟大的Papyrus会保护好没用的哥哥”的时候,眼底的那种神采。让他克制不住的愿意承认一切有关Papy的事情都是正确的。

于是Sans心甘情愿的做了十几年属于他兄弟的“没用的废物”。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对自己的兄弟产生了那样龌龊的想法呢?

Sans向后倚去,回音花铺就的地面软软的,他把双手垫在头骨后,他睁开了眼睛,但是里面黑洞洞的。

什么也看不见。

应该是很久了,在他和Papyrus来到雪镇之前就开始了。但那对Sans的生活没什么影响,他仅用一天就接受了自己对Papy多出来的那份情感并仅用一个念头就确定下来他需要把这件事瞒下去。

尤其是当他看到Papyrus和那个人类孩子一起的时候,他更坚定了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

之前说过什么来着——所有的怪物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地底,也包括他的兄弟。

还忘说了一点,他的兄弟是第一批离开地底的怪物之一,就紧随着那人类孩子。

Sans尽力的去想他的兄弟找他一起离开的时候他说了些什么。

但他想的满头大汗也没想出来,只是大概记得一句话——“Heh,我想我这把懒骨头承受不住那么远的路程。——那孩子他妈的在做什么?”

当时人类在试着从一个高崖处向下跳,鬼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许仅仅是因为她想这么做?——她能这么做。

Sans当然可以瞬移过去救她,但他没有,他只是指给他的兄弟看,然后看他的兄弟踩着尖尖的高跟鞋急促的冲去人类那里,而他远远的看着。

他一直都是远远的看着,然后看着Papyrus消失在他的视线里,这样他就可以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躺下来,什么也不去做。

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什么都不用做了。

而现在空无一人的地底,他也不需要被伟大的Papyrus保护了。

他的兄弟有了新的保护对象——一个新的朋友。又也许不止。

他的兄弟远去。

Sans要做的,只是什么都不做而已。

送走属于他的兄弟,属于他的Papyrus。

……属于他的Boss。

Sans想,他从未后悔过他要做的和已经做过的事情。后悔也太累了点,他懒得去做。

——他凑近回音花,学着他的Boss的语气——就像刚刚回音花传出来的声音的语气一样。

“该死的家伙……你已经偷懒过了工作的时间了!!!不过现在!我找到你了!!!——我们该回家!!!”

Sans听着周围的回音花层起彼伏的向他喊着,他眯着眼睛。

许久他说:“好吧Boss,我们回家。”


 
评论(6)
热度(125)
© 丘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