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出生的时候就知道,我是一个身负使命的人。

但我不清楚我的使命是什么。


2

带着使命的我和寻常的人一样,小学,中学,大学,工作。

除了“使命”,我并没有什么和别人相较的特殊点,差不多的成绩,差不多的业绩,几项爱好和特长,聊得来的一些朋友,这是我所拥有的东西。

有时我会忘记我身负使命这件事,但每当我被忙碌填满生活时,会有缥缈的声音出现在我的梦里。

“要找到,必须找到,一定要做到,你可以的,要加油啊。”

我不知道这个声音指的是什么事情,但我知道它是在对我说话,所告诉我的就是叫我去追逐使命。

这个声音的出现往往伴随着第二天我一整天的神清气爽,之前的忙碌所带来负面状态都被一扫而空,似乎它在支持着我,担心我忙坏了身体。

我很感激它。


3

那个声音最近出现在我梦里的次数愈加频繁了,而且变得有几分焦急。

它陪我从小到大,它曾用柔和的光束抚摸迷茫的我的头发,在我青春期的迷茫时期丢下来几本书,上面写着劝慰的话,它也带我看过我一时无法到达的各方盛景,小至名胜,大至宇宙。

那些东西在我醒来以后就都消失了,它也是,但当我入睡前想着见到它,我总能得偿所愿。

即使它只能重复着说着那几个字,做的事情却不止那些,我不知道它突然变得焦急的原因是什么,我不知道这份使命和它到底有什么关联,但我想,我是时候去担当起我的责任了。

我要去寻找属于我的使命了。


4

我在梦里大声对着天空喊出来这几个字的时候,那个声音终于说了不同的话。

“在你能看到的东方,极尽的善。”

“要加油啊,拜托你了。”

于是我所处的地方拔地而起,我站在这片土地的最上方,我站在峰顶,脚下是青草鲜花,树木抽芽枯萎生枝绿叶,瞬间我被山林包围,松鼠和兔子在我脚边蹦跳,蝴蝶落在我的鼻尖上亲吻我,从树枝上落下来一瓣花,触到我头发的那一刻变成了花环。

莫名的仪式感油然而生,总觉得我是个什么即将去冒险的勇士或者公主一类的人物,我知道这是它对我的话的回应。


5

不过原来我的使命是在梦里完成的啊。

不能影响到现实世界,即使和别人说了我在梦里拯救了梦中世界,也没什么人当回事吧,这个世界真的不是我的妄想吗。


6

不是的。


7

我的内心深处好像有种很强烈的不满,对我刚刚产生的念头反驳了回去。

倒也是,如果我只是妄想出这些东西,那根本解释不了在我小时候就听到这个声音,被这个声音带领着看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我漫无目的地挥舞着手中的树枝,随便找了一个方向进发着,胡思乱想着我会不会到最后使命是去斗恶龙。

诶,明明是我自己的梦啦,就算这个山林也是刚刚才建好的。


8

这个方向应该是东方吧,我沿着山路向下走着,因为这里只经过了我一个人,所以藤蔓野草哪里都长得很高,说是山路但其实并不算“路”,只是我摸着一个方向胡乱地走着而已。

不过我完全没有疲累的感觉,也是因为梦吗?

我随手摘下身旁一枚枝丫上的果子,咬下去满口生津,酸甜可人。

梦的话据说是没有味觉的。


9

我走了多远了?太阳好像完全没有移动。没有时间?时间过慢?


10

果子真好吃。


11

我终于还是走下了山,漫步过一片平原,翻过两条小溪,我终于看到了城镇。


12

我进入城镇,走在路上的人都盯住了我,我发誓这绝对和我的衣着没有关系,这些人或穿汉朝古装,或穿西幻型的冒险者皮衣,可以说是非常混搭了。

一个红果咕噜噜地滚到了我的脚边,我下意识地弯腰捡起来它,待直起身来,一个怯生生的小女孩站在我面前,她的目标很明显是我手里这个水果。

我笑着讲红果递给她,她怔愣了一下,才慢吞吞伸手去接果子,果子从我的手上递到她的手上,女孩双手捧着果子,眼睛盯着脚尖,呐呐着。

“谢谢你。”


13

这个女孩的声音和一直出现在我梦里的声音一模一样!!!!!

我后退了两步,说不出此时是个什么心情,我很高兴,也很激动,能见到那个声音的主人,但是和我想象中的……偏差实在很大。

更何况女孩一副完全不认识我的怕生样子。


14

我拍拍女孩的头,笑着和她说,以后要小心点才行。

看着她单薄的衣服裹着细弱的身躯,我心里生出了一个念头,可怜的小家伙。

我的衣服口袋忽然一沉,什么东西突然落进去了,我迟疑地伸手去探。

圆圆的,好像有花纹,我拿出来,是两枚银币。

看着女孩亮晶晶的眼睛,我将银币递给了她。


15

之后的经历太神奇了,当我遇到这个城镇某些,让我想略尽薄力的事情时,我的衣兜,手中,就会出现相应需要的道具。

甚至我帮一个哭泣的男孩救树上的小猫(虽然我怀疑那只猫到底需不需要人类救)时,那只猫一下出现在了我的怀抱里。

我仍然一路向东走去。路遇的人也越来越少。


16

走到城镇的另一边出口,我又看到了那个小女孩,她换了一身白色长裙,手里还捧着那个红果,垂到肩头的发丝被吹了起来,阳光洒在她的身上。

‘她在等我。’我知道。

我快步走去,女孩仰起头笑嘻嘻地看着我,踮起脚尖在我鼻尖上落下一吻,让我想到之前落在相同位置的一只蝴蝶。

“谢谢你呀。”

女孩这么对我说。

“你真好。”

我听到她这么说。

“是我最喜欢的好人哦。”

我看着她的笑容,和她一起笑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哇?”

我捏了捏耳朵,张口回答。

“我叫……”


17

奇怪,我叫什么。

城镇化为光点,女孩的身影也被风吹散,我站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只有地上一个红果带着颜色,那么鲜明的颜色。

我叫——我叫?


18

我想起来了,我知道了,我的使命是什么。

——“在你能看到的东方,极尽的。”

——“是我最喜欢的好人哦。”

好人。

我拾起地上的红果,像那个女孩一样捧在手心,盯着它轻轻喊道。

好人。

生日快乐,我最喜欢你了。

从我口里说出来的,是那个声音,那个女孩的声音,那个城镇的声音,是梦的声音。

我身边本是白茫茫的空间瞬间被填满了,灯火通明,我身处一个夜晚的商业街里,身边人群来来往往,各处张灯结彩,天空炸开朵朵烟花,红果变成了一个插着蜡烛的蛋糕,被捧在我手心。我看着天空的烟火,试图透过这份烟火看到你。

我的使命是说出这句话,因为我是一篇生贺文的主角,我是寄托了这份期望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我的世界也是基于这个基础而出现,我人生的几个重要节点都用一句话带过,因为我是一篇生贺文的主角。

但是我很开心,因为这是我的使命,我做到了。

对了,我的名字提卢,拜托你不要忘记,只要你不忘记,我就还存在,因为你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19

我睁开眼睛,手机定下的闹钟在耳边叮铃铃地喊叫。

我半眯着眼睛划开了手机。

——3月19日5:21

还早嘛,我闭上眼睛打算继续睡觉,迷迷糊糊里总觉得我刚刚做了个梦,好像很重要,好像我在梦里很努力地不想忘记,好像是关于什么使命……还有过生日?

生日快乐,我嘟囔了一声。

接着陷入了梦境。





——————————————————

是给好人 @清蒸水煮 的生贺。

我没办法送你一个世界,世界不属于我,我编织一个属于我的,不真实的世界送给你,你会喜欢吗?

提前说,生日快乐呀。

评论
热度(16)
  1. 清蒸水煮丘貉 转载了此文字
    木琴桑给我的生贺不管是木琴桑还是这篇生贺,都太棒了…! 我也最喜欢你了。
© 丘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