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fell】小黑屋

*帕衫。

*Underfell

*小黑屋

*类似题材我应该已经写了两三个开头了吧,都坑掉了,这个也一样会坑掉。

*太久没写过他们,没有文力了,本来想至少写完这篇的,但是越写越觉得我写的已经不是他们了。不过还是放上来了。

*以后应该也很少,或者说基本不会再更有关他们的文了。会写些原创吧,和别的墙头的同人,不过应该都会很少。

*谢谢UT圈里的各位一直以来的陪伴。






Sans醒过来的时候,什么都看不到,黑暗让他怀疑他是不是视觉出了问题。

好好走在路上无端被人打昏袭击,现在疑似被绑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好吧,这对Sans来说已经是某种程度上的家常便饭了,拥有一个邪恶而强大的兄弟总是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他站起身来,试图寻找这个屋子的墙壁在哪里,使他庆幸的是他没有被绑住,没有失去了行动能力。 

目前不知道绑架他的家伙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Sans试探着顺着自己站起来以后面前的方向迈出步子,地面上似乎很平整,没有放置任何东西,也没有液体。 

看来把Sans抓过来的目的并不是想给他来个什么密室逃生游戏,稍有不慎就会死掉的那种恶趣味。 

仅仅是想把他关起来,却不露脸让Sans知道是谁吗? 

看来不是太严重的寻仇。

Sans并不因为这种猜测而认为关住他的人是“善意”,能关住Sans的家伙,实力总归不会太低,那只鱼?或者说国王‘陛下’,或是那个曾经的同事——类龙的那家伙——有哪项特别的实验需要用活物实验什么的,那样的话离开就有点麻烦了。

Sans没走两步就抵上了墙壁,他撑着墙壁很快摸清了他现在所处空间的大小。 

一个没有放置任何东西的狭小空间,他在摸索的过程中没发现门把手,这显然不是一个平常房间该有的构造——特意制造出来的结构? 

Sans不知道这个房间的主人是否会给他食物——多半是不会——他不太敢轻举妄动, 保存体力是当下最为重要的。

在不到必要时候他不太想动用魔法,魔法那种东西对他来说比绑架这件事本身还叫他不舒服。

他倚靠着墙壁打起瞌睡来。

而当他第三次清醒过来以后还是没有任何怪物出现。那个绑架者没有出现。

这儿没有光,没有声音,只有Sans一个怪物。

Sans犹豫再三,还是用魔法制造出了一点光源。蓝色的光芒在空气里跳动着,灼开一片黑暗。

真他妈见鬼了……Sans看清周围,啐了一口。

正对着Sans的墙壁上是血,已经干涸成暗色,呈放射状在墙壁上迸溅开,墙壁正下方也是一摊血迹,附近有不少血滴下来的小的痕迹,稀稀拉拉一路延伸到Sans正站着的位置戛然而止。

这地方他熟悉到颤抖,在Papy还小的时候他带他来到这个房间,先从弱小的怪物杀起,Papy一开始还怕到哭出来,到最后手越来越稳,笑容也越来越少了,那些怪物死后就只是变成一撮灰,留在世上的痕迹也不过是那些尚有余温的衣物罢了。

等这个房间满满铺了一层薄灰后,Sans带来一个很强大的家伙,半死不活的扔在地上,还有战斗的余地,他叫Papy杀了那家伙,Papy一直处理的都是昏迷的几近死亡的怪物,那次是他第一次正面还有活动能力的对手。

最后他当然成功了,杀了那怪物,留下一滩血迹,因为没见过之前的怪物身上出现血迹,Papy一击之下没杀掉他,被那濒死的怪物挣扎中划上了伤口。

Papy带着狠厉砍倒了那个怪物,因为用力过猛血迸得很高,怪物死了,Papy还在在尸体上创造更多带着血的伤口,直到身体彻底冷透也变成灰烬。

当时Papy带着满身的血问Sans,是不是只有强大的怪物才会有血?一边问一边抚上自己留下划痕却没有鲜血渗出的伤口,又问,他是不是还不够强大。

也是从那以后Papy换穿红皮衣了。

Sans蹲下去,指骨轻触地上的血,一小撮灰尘先蹭上他的指尖。

魔法凝成的光在他蹲下身的时候暗了下去。

有人站到他身前。

“Boss,早?”

——————————————————

2018.1.4.


评论
热度(84)
© 丘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