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姜】迟暮

*太姜

@阴间一鬼 的点文。

*电影时间线后续。



太子自认自己是个好人。

滥好人总也算是好人。

可做好人有什么用处呢,他还不是眼睁睁看着那孩子倒在他眼前。

身首分离。

小姜,他给他起的名字。

那本该是属于他的人,花生人也好,人类也好,小姜是独一份……不因“太子”这个名头得到的,单单因为他这个人而得到的。

太子坐在崖边的石头上看向远方山岭重重,整整三日一动不动,护法怕他就此饿死,放他身边一片叶子,托着蔬果琳琅。

不是小姜带来的。

那孩子真傻,他若真是个不怀好心的家伙,小姜早早就该被他拐走了。

带着温度的血液喷洒在他脸上的触感,太子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回想起来。

是小姜的血液。

小姜同他认识那么久,却只开口说过屈指可数的几句话。

连回忆都无所适从,小姜说过的话一声声的回荡在他耳边,说来也怪,太子只看过一次小姜摘下假眼睛的模样,之前那幅空洞洞的面目便模糊了。

那样一双黑色的眼睛,和用笔墨勾勒出来贴上去的眼睛,在人类的眼中,其实都该是无神的。

可太子偏生在小姜眼里看到那般的纯净,远山近水,对未来的渴望,熠熠生辉。

太子握紧了手中那块蓝色的石头。

那块石头在阳光下反射出的光芒,和小姜眼中的神色无甚分明。

“太子宅心仁厚。”

这句话是太子从小到大,听过最多的称赞了。

现在想来全是讽刺,这是哪来的称赞!赞赏的人多了,太子也渐渐真将这变成了自己身上的一点特质,‘少见的优点’。

他一向是反对那个死胖子打打杀杀的,弄的血腥一片的场面他亦不是第一次看到。

白衣最容易被弄脏。

可他就是喜欢白衣服,也因此讨厌起了那样血溅四方的战斗,也因此,他总在躲避。

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没有那般大的力量,脱离了太子的身份,他哪有铲平四方的能力?

他一向只是想做一个安稳的画师,画画美人,混混日子。

洗不净了,那件沾染了自己的和小姜的血的白衣。

太子不想再做什么好人了,什么宅心仁厚,什么不愿目睹血腥。

他看不到的话,难不成那些鲜血四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吗?

如果他没有那么懦弱,如果他曾经也去按部就班锻炼武艺,学那些国君要学的杂七杂八的东西。

他是不是,在对上那个光头的家伙的时候,他能亲手手刃,救出小姜?

可想这些没有意义……他倘若真的老老实实去做储君,待在那了无生气的宫里不出来,莫要说救出小姜,他根本都不会认识小姜。

太子又想,如果他没有认识小姜,便是小姜死了,这些事也和他没关系了,更不会像现在这样心如刀割。

心痛得紧了。

太子很快又自嘲起来,到现在还想要逃避,捂住眼睛当作看不见真的是好事吗?

他不会后悔认识小姜。

他只会后悔自己没能救下小姜。

那是唯一一个,他不去管自己太子的身份怎样,想拼了命去救的人。

没救成啊。

“死胖子,走了!”

护法看着他,少见的没说什么教育他的不懂事的话。

他垂下眼睛,驱使着软麻的腿摇摇晃晃地向出路走去。

“哎呀,死胖子,放心,我不会再跑啦。”

“我心悦的那个美人,已经再也找不到了。”


评论(4)
热度(34)
© 丘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