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护法。

@双鱼狮子猫 的点文,太大战损。

*短小。

*人物严重OOC。

*意识流。

*可以接受?





太子是个混蛋。

这一点在他小时候在护法的脸上涂抹墨水就可以涟漓尽致地体现出来。

三岁看到老。

他长大了也是个混蛋。

当今天子一定要让这个混蛋继承他的位置,奕卫国君必有他的道理。

护法不必明白治国之道,这个道理,他从辅佐第一任国君开始就明白了。

他只需去做国君要求他做的,保护好一国之主,还有未来的一国之主。

他到底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活着。

他活着的意义是为了别人,为了一个使命,为了奕卫国。

但独独没有为了自己的那个意义。

太子对这样的护法就特别不满。

说真的,一个崇尚自由的未来封建专制统治者,继位以后也许国家会乱套,说不定要为了自由来一个改革,或者说根本不管事儿。

护法目前不想去管太子继位以后的事情,他首先要把他继位之前的事情弄好。

……

找到了,在后花园里。

太子头也不抬。

一支毛笔直直的冲着护法头上的小涅叽飞过去。

小涅叽飞开了。

护法能躲开的,但他没有躲,只让太子扔,砸中他以后面无表情地问他什么时候回去读书。

“死胖子!你就不能因为点别的事情找我吗!”

“……我只有这一件事情。”

然后太子就气冲冲地落下笔,唠唠叨叨着和护法回去了。

最后坐在书房的太子也依旧一页书都没有读。

练字的宣纸的角落勾勒着一个圆滚滚的小人,凶巴巴的表情,朱砂笔点了腮红。

——————————————————————

从护法额上蜿蜒下的液体比朱砂笔点上去的还红。

透着一股子血腥气。

平时便是一袭红衣,这下可好,在他身上本就少有的其他颜色也染了满目的红。

衣服上不规则的暗色,差不多把本色污遍了。

太子瘫坐在残花败柳一片的后花园,身前火光大起。

有人刺杀,不是第一次,自然也不是最后一次。

刺杀对象有时候是国君,有时候是太子,护法最后总要多多少少留下些伤。

太子本以为已经习惯了眼前这人流血的模样。

现在看来他错了。

太子咳了一口血,白衣服上是和护法相近的痕迹。

他听着那人嘶哑着嗓子吼,叫他快走。

骨头折断的声音脆极了,简直是响在他耳边。

他这才像是反应过来,跌跌撞撞跑远了。

身后火光那么红,护法融在火光里,和那些黑影子的人拖着身体厮杀。

而他只是逃跑,一次又一次的。

——————————————————————

我是个混蛋。

太子在心里说。


评论(2)
热度(49)
© 丘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