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份的负能乱七八糟,比如看了一系列早就知道的痛苦故事可我无能为力,戒网瘾学院也好女性遭歧视也好同性恋维权也好,几年前知道的东西到现在也没有改变,和十几年前相较变化不大,而且看样子十几年后还会保持现状。我什么也做不到,我就只是哭出几滴眼泪,我看着这些人,我无能无力,我是旁观者,我怎么敢说我感同身受,我甚至不敢共情,我怎么可能感受到汪洋里哪怕万分之一的绝望。

歌舞升平,太平人间,可这些事情还在发生。我看到了一部分,另一部分更加绝望,他们早已死去,我根本什么都做不到。
我向世俗低头,我融入环境,我听着我内心的声音却无动于衷——我哪有什么内心的声音,不过随声应和。

伤春悲秋。
我有什么资格。...


患得患失不好,做作,令人作呕,它扼住咽喉,你能感受到窒息吗。患得患失不好,可是忍不住,如果能控制就不需要患得患失,它存在必有它的道理,它有好处吗,我还没发现。别想,别听,别看,别说,什么都不存在,就什么都不会引人注意,人也不存在,哪还有人升起的患得患失。

嘟噜嘟噜的化学反应,没有特定的声音,更不用说嘟噜嘟噜。但是提到化学,我总要想气泡变色沉淀一类东西,气泡嘟噜,或者咕噜?我是元素组成的,我不是元素。我当然不是元素。我身上找不出来哪怕一块单质,更不必说一块纯净的元素。我跳到酸碱中,我不会被中和,只是能被溶掉大部分,还有些生成物,生成些新的东西,那不是我。我是什么,查查资料我有许多名字,我懒得查。放热怎么样,断掉键断掉链,能断的不能断的,能分解的不能分解的,在空气里反应,加热空气,然后分解完成,也许会再生成新的东西,但至少有一瞬间,我是纯粹的元素。我本就是纯粹的元素。

做了个梦,坏脾气主角心底特软,努力拯救自己生活的城市不被侵袭,但是他谁也救不了,在路上看到的被绑走的陌生孩子,开向山林载着受害者的车,他看到了,但他没能及时赶到。他心里边儿有个月亮,从满月变弯月。然后他的家人死了,因为即使他没能救下任何一个人,但最后杀死了杀手。黑恶势力在他家人的家庭聚会上来送外卖,一晃神的功夫所有人都没了。就剩下一个小婴儿。他眼睁睁看着心里那弯月牙儿也在逐渐褪色,拼命抱着小婴儿向外跑。但是没用,小婴儿最后也死了。没人可以包容坏脾气主角的坏脾气,他就成了普通主角,他心里的月牙儿没有褪色,而是碎开,没有声音。接着那些莹白的碎片变黑,成了乌鸦或是秃鹫一类的鸟飞得七零八落。主角的心里...

睡了一下午做了个几个梦,就记得最后一个了。

一开始我好像在看一个普通的1v1肉文,攻受甜甜蜜蜜,攻总裁受名牌大学生,然后突然受走上了升级流路线,然而爽文路线还没开始个开头,受就因为得罪了权贵昏迷了,昏迷醒来已经过去了大半年。

本来受哥哥和攻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吧,受和攻认识的时候受完全不晓得这件事。受在昏迷前一直纠结要不要告诉攻这件事,然后吧唧他就昏迷了,醒过来以后他爸爸好像因为受的事情很焦急然后腿断了,除了这件事家里变化不大,家人看他醒了都很高兴,然后关心的话说了许多受发现没一个字儿提到了攻,原来攻根本没来看过他,也完全不知道他昏过去的事情。

受最后犹豫了两三天还是联系了攻,在他之前两人...

呜哇啾咪好人QUQQQQQQQQQQQQQQQQQQQQQQQQ

清蒸水煮:

画了我们的女儿
是头像!

生日快乐!!

 @丘貉 

石黎的“521”是一个人过的,很有遗憾的那么一天。

【暗恋这种怂包行为,早点结束比较好吧。】

老师在讲台上口若悬河,石黎在讲台下走神,目光不在老师身上,在老师不远处的那个空位置上。

——认真听课的好学生的座位,若鵼的座位。

若鵼没来学校,在“520”这一天的第二天。

石黎抓抓炸毛的头发,身子向前一趴,桌子发出轻微的“吱儿”声。石黎撇了撇嘴,百无聊赖地转起笔,虎虎生风。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石黎呢喃,“有一点,就一点点。”

这是昨天石黎拿着汉堡可乐的快餐袋向外拿东西时,对若鵼说的相同的话、笑嘻嘻地靠在抱怨自己一天被七个女生拦住表白的若鵼身上。

冷不丁的,开玩笑一样,说“我喜欢你”。

若鵼刚刚停不下来的抱怨戛然而止,瞪着着肩头上的靠着的毛茸茸的脑袋,没回应。

石黎又补充,“别再抱怨这种甜蜜烦恼啦,你看,我也对你表白了,作为第一个对你表白的男生,要求一点特殊待遇。”石黎慢慢坐正了身子。

【男生一起吃饭,哪有肩并肩坐着的,这样他都毫无察觉,他对你根本没有任何想法。】

“这个特殊待遇嘛,就是你可别再接着和我说你快乐的被表白经历了,我要吃醋了。”

于是石黎得到了一个白眼,若鵼回他一句:“不是,你是第三个。”

石黎没反应过来,“嗯,第三个什么?”

“第三个对我表白的男生。”若鵼吃吃地笑,“小三子。”

【他没当真。】

石黎捏着汉堡包装纸的手沁出汗,微微的潮湿感和手中若隐若现的油腻感混在一起,分辨不出来哪个更叫人难受。

【还好他没当真,刚刚冲动了。】

汉堡的油香味混着一股莫名的喉间的苦涩感冲上大脑,冲击石黎的感官。

【他怎么能没当真,白白紧张一回。】

轻飘飘的怒意让他把刚剥开包装的汉堡粗暴塞进了若鵼嘴里:“多吃点,该长长个子了小矮子。”

若鵼咬断汉堡,咀嚼两口含糊反击,“不如你把你给我当补品算了。”

石黎恍惚,几乎以为他是回应了自己先前的话,又看那双眼睛狡黠地眨了眨,眼睛的主人终于吞下了汉堡,慢条斯理的声音响起。

“可不,红烧狮子头虽然有点荤,但我不嫌弃,倒也能补补。”

石黎这才明白过来,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去挠他痒痒,两人笑闹成一团。

——“啪。”

笔掉到地上的声音,石黎回神,刚在指尖的笔已经扑向大地怀抱,可惜迎接它的不是土壤,而是瓷砖。

石黎又去盯那个座位,昨天一切都好好的,怎么若鵼今天就突然没来呢。

他怎么今天没来。

————————————————

石黎是,唔,好几个月前的儿子!若鵼是好人家孩子w

是和好人家的孩子的互动!

 @清蒸水煮 

1

我出生的时候就知道,我是一个身负使命的人。

但我不清楚我的使命是什么。


2

带着使命的我和寻常的人一样,小学,中学,大学,工作。

除了“使命”,我并没有什么和别人相较的特殊点,差不多的成绩,差不多的业绩,几项爱好和特长,聊得来的一些朋友,这是我所拥有的东西。

有时我会忘记我身负使命这件事,但每当我被忙碌填满生活时,会有缥缈的声音出现在我的梦里。

“要找到,必须找到,一定要做到,你可以的,要加油啊。”

我不知道这个声音指的是什么事情,但我知道它是在对我说话,所告诉我的就是叫我去追逐使命。

这个声音的出现往往伴随着第二天我一整天的神清气爽,之前的忙碌所带来负面状态都被一扫

【日常脑洞x3】
        ①搞个虐文用末世设,变成丧尸的人眼里活人才是丧尸,并且听不懂他们的话,丧尸内部沟通是相互看着很正常的,丧尸努力活下去,发现他们以为的丧尸(其实是人类)是他们可以食用的唯一东西,并且表现出极大诱惑力,忍得住恶心的丧尸都吃掉那些他们眼里的丧尸外表的人类咯,面对亲人或者是丧尸外表的无法下口的会因为物竞天择在初期就被活人干掉。活人那一方设定是,虽然依然可以吃正常食物,但是丧尸会对他们产生巨大吸引力,而且丧尸食用以后还能觉醒或者升级异能…唔。活人这一方比丧尸多一种选择吧,就看什么时候人类能从恐...

做了个梦,场景挺宏大的,多数场景都很美,大概是色块画和水彩渲染的感觉。

梦里的发展好像是一个故事,也有一个还算完善的世界背景,醒来以后记得的逻辑却不足了。

但是记得在梦里以人类旅游团团员的身份去了外星球,或者说是另一个空间。

平面空间,好像是天圆地方,又好像是莫比乌斯圆环,走到“尽头”就会被随机传送到这个空间的另一个地方,没有天空的概念。

整个空间都是很矮的“山”,质感和外貌都有点像小孩子的积木玩具,但是没有缝隙,从地面长出来一样,中间有通向另一边的不规则的洞,所有的一切都是糖果色的,很清新。

能透过山中不规则的洞看到密密麻麻的多足毛虫,是这个空间的一种生物,也像是玩具。

这个空间...

© 丘貉|Powered by LOFTER